当前位置:haopu历史人体寄生
人体寄生
2022-07-01

红色兔子

当我看向吴雨时,他正和新认识的女网友聊的不亦乐乎。

我作为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男生,自然会感觉到一阵羡慕嫉妒恨。我偷偷凑了过去,躲在他的后面。他的笔记本电脑上显示着他们两个正在视频,可奇怪的是,视频的另一方并没有出现在屏幕里,只有一个兔子一样的布偶,那种感觉就像是他一直在和这个兔子聊天。

“你在和谁聊天?”我忍不住问道,却看见吴雨慌忙合上电脑,“嘿嘿”笑着说,“没有。”

我心里嘀咕着,这小子连我这个室友都不告诉,真不够意思。

“难道你是在跟兔子聊天?”

“你看到了?”

“是啊,刚才我看到你和一只兔子在视频,你的性取向有问题?”我笑着说道,却看到他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。

“你听说过电脑仙吗?”他打开电脑慢慢说道。

“那是啥玩意,现在连电脑都要膜拜了吗,还有个电脑仙?”

“当然不是,碟仙你应该知道吧。”此时电脑画面渐渐变亮,我又看到了屏幕上的那只兔子,红色眼睛的兔子,还有手上那把小刀,总让人有一种不祥的感觉。

“通过电脑作为媒介,然后把仙请到电脑上来回答想知道的问题,这就是电脑仙,现在很流行的。”说着,他又开始向电脑仙问起问题。

然而当我看清他的问题后,我忍不住大叫起来。

他的问题是:我们是怎么死的?

过了一会,我看到电脑上出现了一行小字:自杀。

吴雨愣了一下,随后,像是行尸一般慢慢站了起来,从旁边的桌子上抓起一把水果刀,狞笑着,从脖子处一刀划了过去。

还没等我反映过来,鲜红的血液已经溅满了我的整个视野,甚至就像是做梦一般,只不过这个噩梦是永远醒不来的。

在那一瞬间,吴雨像是视频对面的那个兔子一样,眼睛和嘴唇都变成了红色。下一秒,那具尸体倒在了地上。

这个故事结束了,我原本是这样以为的。

我傻傻地站了那里,就在这时,电脑上的信息提示声让我回过神来。

是一行小字。

你要找到下一个……

下一个什么?你怎么不说清楚啊?我还想再去询问的时候,那边的兔子已经消失了,一同消失的还有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埃特总裁颇费了一番周折,才找到了鲁克。鲁克是信誉最好的杀手,并不是谁都能够请得动鲁克的,只要鲁克接受了委托,就从来不会失手。

埃特从包里掏出一沓资料,对鲁克说: 这就是我要你下手的对象。 鲁克看了一眼资料上的照片,抬起头来盯着埃特: 这是你的双胞胎兄弟? 埃特苦笑了一下,说: 不,这就是我 我想请你谋杀的对象,就是我自己!

埃特本以为鲁克会大吃一惊,谁知鲁克眉毛都没皱一下,好像这事没什么稀奇,他冷冷地说道: 我的规矩,事先付一半酬金,事后付另一半酬金。不过,这次情况不同,事后的另一半酬金怎样支付?

很明显,鲁克是担心等他杀死了埃特,另一半的酬金找谁要去。埃特说: 我要你在我的办公室里实行枪杀,那时,我面前的桌上会有一个档案袋,袋子里面有另一半酬金。

鲁克收下五万美元,说道: 在没有完成任务前,我不会动用你预付的酬金,我会把酬金锁进保险柜里。

出了两人见面的咖啡馆,埃特忽然略带好奇地问: 鲁克,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杀死自己? 鲁克不吭声,动机问题从来都不是鲁克需要考虑的,他只管完成任务。埃特碰了一鼻子灰,不禁感叹: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!要知道,埃特是一家跨国集团的总裁,可这两年由于市场急剧变动,埃特的产品没有了销路,公司负债累累。埃特不忍妻儿以后穷困潦倒地生活,于是,他为自己买了一份巨额保险,再请杀手杀死自己,这样妻儿就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保险金了

埃特的计划是,在星期三下午三点半左右,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内,让鲁克实施枪杀。之所以选在办公室动手,是因为埃特想让同事们作证,自己确实死于谋杀,而不是自杀。

星期三下午很快就到了,鲁克经过一番乔装打扮,顺利地进入了埃特公司所在的大楼,轻易找到了总裁办公室。他一手推开办公室的门,另一只手伸进衣兜里,抓住了那把微型消声手枪。埃特正对着办公室的门口坐着,办公室里还有四名公司职员,在桌子上果然有一个档案袋。长年的杀手生涯,使得鲁克做事万分谨慎,他抓起档案袋,先朝袋里看了一眼,却没有看到那让人心动的美金,鲁克感到不妙,将档案袋里的东西朝桌上一倒 里面竟是一沓图文资料!上一页1234下一页

这不是坑爹吗?我又看了一眼吴雨的尸体,想起刚才的诡异画面,顿时打了个寒战。我甚至想,要不然我也一刀抹了脖子算了,就算不去自杀,估计也会被找上门来,还不如自行了断,也算是个纯爷们儿。

正这么想着,吴雨突然喘了一口气,把我吓了一大跳,他像是憋了很长时间气的潜水员,一口气喘上来后,默默从血泊里爬了起来,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,爬上了床。整个过程完全不顾我这个正常人的感受。

现在连自杀也能这么玩?看来我真的被时代淘汰了。

我无奈地把地上的血迹擦掉后,准备去关吴雨的电脑,突然发现他的电脑屏幕上有一个文档,打开一看,上面密密麻麻的满是名字。而在文档的最上方,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红色名字——刘琴。旁边用括号标注了一行小字“第一个”。

上面传来了吴雨翻身的声音,我正要问他发生了什么,却听见他很不高兴地说道:“下一个会是谁呢?”

死人还活着

第二天早上,吴雨很早就起来了,但是对于昨天发生的事一字未提,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对谁都不说话,一个劲儿地看着自己的手机,在上面输入着信息。

当然,由于他没有任何事,我只能理解为他可能受了什么刺激,所以有了自杀的冲动,结果刀只是刮伤了脖子表面,也造就了他现在阴暗的心理。

不过,我还是对于他昨晚说的电脑仙很是好奇,问了几个人,都说不知道。终于问到班上有名的神棍林灵同学,她终于神秘兮兮地向我透露了一些机密。

我俩就像特务一样,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,谈了起来。

“其实吧,电脑仙这个是基于碟仙和笔仙而发明出来的,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请仙的游戏,玩家被电脑仙附身后问一些问题。”

我突然想起名单上那个很明显的名字,随口问到:“你听说过刘琴这个人吗?”

“没有啊,学校这么大,我怎么可能认识全部学生?不过我忠告你啊,千万不要去尝试这个游戏,听说这个游戏的规则其实根本不像我刚才说的那么简单,万一失败了,就不是死那么简单的了。”

不是死那么简单的?我笑了一下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死去活来吧。

上了一上午的课,吴雨一直在手机上发着短信,一句话也没和我说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等下课的时候,我去叫他回寝室,却突然发现他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了。

我推了推他,没有任何反应。难道之前是回光返照,这次才真的死了?

我正这么想着,突然吴雨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,猛地扑了过来,骑在我的身上,疯狂地大叫起来:“一定要找到下一个,要不然我们都要死的!”

下一秒,他突然安静下来,我看到了他充血的眼睛和红色的嘴唇,此时他就像是那只诡异的兔子一样笑着。

随后,他从我身上爬了起来,转身默默离开了教室。当然,最让我感到害怕的还是吴雨现在的性格,总觉得像是一个死人被控制了一样,更像是一个被无形的力量控制的人偶。

还有他口中所说的下一个到底是什么呢?

这时,林灵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我正要解释,她却抢先说了话:“看来事情很严重啊,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我把昨天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她。

她想了一下,立刻说道:“现在就去你的寝室,让我看看那台电脑。你们可能真的摊上大事了”

回到寝室的时候,吴雨不在。林灵检查了一下电脑,没过几分钟,便从机箱里面找出一张发黄的符纸,背面写着两个字:刘琴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她自己摸摸了符纸,自言自语道:“这符纸已经有些年头了,从上面的名字来看,应该是某人的遗物。”

说着,她又开始检查电脑里面,十分钟后,林灵脸色惨白地说道:“你知道吴雨在干什么吗?”

我摇摇头,无非就是在网上泡妞嘛,还能为社会做贡献不成。

“他在杀人……”

长在别人身上

“他在杀人?你在开什么玩笑,那小子平时杀个鸡都要哆嗦半天。”虽然是这么说,但是昨天晚上的事又上了心头,我第一次感觉这事有些不对劲儿。

“你好好看看这个名单。”说着,她指着那个满是名字的文档说道。

这个我见过,就是昨天晚上,最上头还有刘琴的名字。

“这怎么了。要是我的话,绝对会以为这是他的泡妞名单。”

她手上的《字典》毫不留情地敲在我的脑袋上。

“姐姐,你轻点,不要到时候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,我就死在你手上了。”

她发泄完怒火之后,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实话告诉你吧,你离死已经不远了。吴雨干了一笔很肮脏的勾当,他从别的地方弄来这个符纸,然后以电脑仙的身份侵入别人电脑,我早上告诉过你的,如果要请电脑仙的话,是需要人的灵魂的,于是这些请电脑仙的人便从别的地方搞来灵魂,然后吴雨将这些灵魂都收为己有。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你知道吗?近年来网上出现了一类新兴职群,名叫威客。他们只要在网上帮别人出点子、出创意、解决难题,就能收获丰厚的报酬哦。

张原是个威客,专门帮人解决电脑程序方面的问题。这天,有人在威客网上给他发了条站内消息,说是有活儿让他干,要求同他面谈。

张原有些奇怪,一般客户都是在网上公开发布问题,由多名威客竞争的,像这样直接联系他的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两人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,对方是位年轻姑娘。她自我介绍说叫周敏,然后盯着张原的脸看了好一会儿,才说: 我一见你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你以前见过我吗?

张原被对方看得有点莫名其妙,说: 没见过,咱们还是谈正事吧。

周敏点点头,说想请张原帮她打开一台设有密码的电脑,让张原开个价。张原心想这也不是什么难事,就说: 打开后,你随便给点就行。

周敏同意了,说电脑在另一个地方,然后带着张原来到郊区的一幢居民楼。周敏掏出钥匙,打开一间屋子的大门说: 就是这里了,你进去吧。我在外面看着。打开电脑后,里面有个加密的文件夹,设法打开它。

张原觉得有点奇怪,这项任务怎么搞得跟小偷似的,不过他也没多问。进了门,张原只觉得屋子里有一股霉味,再看家具上都落着一层灰,好像很久没人住的样子。

不过,桌子上放着的手提电脑,看上去倒干干净净的,应该不久前才用过。张原看了看四周,突然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,总觉得这事不太对劲。不过,既然已经接了这单生意,他只得硬着头皮做下去。

张原拿起电脑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异样。他接通电源,简单操作了几下,就打开了电脑。很快,他在电脑中找到了那个加密文件夹,没费多大力气就打开了。

让张原意外的是,文件夹里只有一张相片。他无意中瞟了那张相片一眼,这一眼,就让他的眼睛再也无法移开了。

相片是用手机拍的,画面上有一个女人趴在马路上,身旁有血迹,看样子是受了伤。一个男人蹲在她旁边,好像在查看她的伤势,男人旁边还放着一个包,后面还停着辆小车。

上一页1234下一页